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谢国忠 > 谢国忠:与中国纠纷将成压倒日本最后稻草
十一
15
2012

谢国忠:与中国纠纷将成压倒日本最后稻草

日元濒临崩溃

日本再次陷入衰退。直接导火索就是中国消费者对日货的抵制。日本名义GDP自2007年以来就持续跳水,日本的国债占GDP的比率已经超过了200%,贸易赤字也成为一个结构性现象。这三重打击可能最终会导致日元经历结构性下跌。

日本名义GDP的增速必须快于国债增速,其财政形势才是可持续的。实现这一点的惟一途径就是日元贬值。

沉默的低迷

自从房地产泡沫开始收缩以后,近20年间日本一直深陷在通缩和经济收缩的泥潭中。1992年其国债只占GDP的20%,而现在是230%。基本上,GDP总量200%的经济刺激都无法扭转经济形势。

现在很少有人会关注日本的问题。金融市场把大量注意力放在了美国问题上。但美国在2007年到2011年间名义GDP增长了7%,2012年很可能再增长4%。日本名义GDP在2012年也就是零增长。2007年至今,美国和日本之间名义GDP增长率的差距已达20%。美国的债务在2012年达到GDP的100%,这种趋势已是不可持续,日本的债务问题则更为严重,债务危机将会比美国更快到来。

日本问题之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是因为国内储蓄填补了债务。日本家庭投资国债的倾向是很强烈的。

另一个缓解因素是日本的平均主义经济结构。经济不景气还没有演变成就业危机。现在的失业率相对较低,只是降低了大家的工资收入。日本只是把痛苦平均分配了,避免对某一部分特定人群造成严重伤害。这就是日本在表面上看没有衰退的原因。

日本股票市场在1989年达到了顶峰,1992年土地价格达到了历史最高。现在的日经指数是1989年的五分之一。一线城市的土地价格下跌了80%。不过,鉴于日本资产价格现在已经很低,其持续衰退主要应当归咎于老龄化和丧失竞争力。

老龄化是经济发展出现的正常现象。随着人们变得更加富有,教育程度更高,他们的寿命也就更长,生育的子女数目也会减少。日本的老龄化比其他国家更为显著。经济衰退的前景导致很多人不敢生孩子。人口下降又加强了萧条态势。老龄化是一个自我加强的恶性循环。

日本的电子产业曾经统治世界市场,但现在每年正在流失数十亿美金。日本大多数知名电子企业将会在三年内破产。日本的汽车行业仍然规模很大,且保持了良好的利润。整个日本经济都依赖于汽车行业的表现,但其竞争力也在慢慢输给德国和韩国的竞争者。如果不改变这种趋势,日本汽车行业将会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收缩,从而加速日本经济的下滑。

日本其他比较成功的行业也将面临挑战。日本在很多机电产品精密零部件的制造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但是中国和韩国正在赶上来。再过10年到20年,日本很难还在这些行业保持强大的优势。

日本经济正在重组为老年社会服务。其国民的平均年龄接近45岁。超过65岁的人群占总人口的比例为22%,到2050年将达到三分之一。老龄化是重塑日本经济和政治最强大的力量。

日本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老龄化最快的国家,给其他国家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第一条教训就是需要政治变革,更重视年轻人,否则,社会就无法对未来投资,从而造成经济衰退。年轻人负担过重,也会抑制养育子女的想法,从而进一步增强老龄化趋势。应当降低投票年龄,由此增加年轻人的选票。

关注老年人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情。日本的基础设施,像名古屋的电梯,都在为了适应老年人的需求而进行改造。这肯定是件好事。中国的基础设施虽然是崭新的,但并不顾及老年人的需求。新的机场和高速铁路站的大厅都很大,老年人从一头走到另一头需要花很长时间,这对老年人来说很不适用。中国的老龄化过程只比日本落后20年,用这种方式建造基础设施是非常短视的。

日本并没有增加移民来缓解老龄化压力。相反,日本的老年人依然积极投身于经济活动。从企业退休之后,老年人经常会从事服务性行业的工作,比如在餐厅收拾桌子,开出租车或者是经营便利商店。这有助于缓解老龄化问题,值得中国借鉴。

错误的汇率政策

当经济面临不断增加的竞争挑战时,维持强势货币是错误的,而这正是日本在过去20年里采取的做法。在日本泡沫经济的高峰时期,日元兑美元汇率为140,而现在汇率是80;十年前,日元兑欧元汇率为160,现在是100。对于一个竞争力下降的通缩经济来说,维持强势货币无异于自杀。

日本的政策制定者常常会辩解说他们不能控制汇率。事实上,日本政府会时不时地干预货币市场,以制止日元的暂时上涨。这种干预只是给了投机者从日元上涨中获利的机会,因为他们的投资头寸受到这种干预措施的补贴。这一类干预的失败,造成了日本政府无法控制日元币值的印象。

这种看法是完全错误的。央行总是可以决定其货币价值,只不过通胀会限制央行的能力。日本一直在经历通缩,根本不用担心通胀。在通缩的环境里,增加货币供应是正确的,由此导致的货币疲软可以抵消邻国的竞争压力,给经济带来一些喘息空间。日本不可能不理解如此简单的逻辑。我们不得不认为强势日元是刻意为之。我认为有以下两点原因。

第一,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日本国内造成了极大的恐慌。经济规模而不是经济增长因此成为日本制定政策的主要考虑因素,理由是如果日元贬值一半,日本经济就会减少3万亿美元,在世界经济中不再拥有话语权。然而,这种考虑只有在经济规模的好处可以抵消经济衰退的影响的时候才是合理的,而我严重怀疑现在情况并非如此。

第二个原因就是日元强势可以使老年人获益。随着日元购买力的提升,退休人员可以提高生活水平,但却需要由劳动人口为之埋单。由于日本各政党十分依赖退休人员的政治支持,强势日元自是情理之中。

如果没有财政支持,强势日元可能会彻底压垮经济。占GDP 200%的国债正是强势日元的必然后果。只要日本能找到足够的钱来填补现在占全部支出40%的财政赤字,这场游戏就会持续下去。

过去有一个支持强势日元的理由是日本可以借此把所有问题留在国内。可能这个政策是错误的,但既然日本民众支持这种,别人也做不了什么。可惜这种观点现在已经站不住脚了。日本最近的贸易赤字说明问题已经发生了质变。日本储蓄率随着人口老龄化不断下降。如果财政赤字不减少,国内就没有充足的资金来弥补赤字。现在出现的贸易赤字以及经常账户赤字很快就会反映日本的储蓄短缺。外国投资者对日本的看法将会影响其债权市场。外国投资者不可能会买日本疯狂政策组合的账。

如果政府通过增加税收来收缩赤字,经济就会进一步下跌,这将会加速经济的恶性循环。强势日元和财政赤字之间的微妙平衡将会被打破。接下来可能会发生某种崩溃。

最后一根稻草

与中国的纠纷可能会是打破日本经济不稳定平衡的最后一个稻草,因为中国是日本企业最大的市场,也是惟一一个正在增长的市场。

日本的贸易赤字可能会在2013年迅速增长。市场可能会不再把日元当作安全的避风港,而是将其视为结构性疲软货币。这可能会引发巨大的资本流动逆转,导致日元下跌到低于现在30%至40%的水平,达到新的平衡。

在日本长达20年的衰退期中,日元几乎一直保持强劲。金融市场充斥着卖空日元而倒下的英雄。日本的经济基本面如此糟糕,吸引了大批没有经验的投资者卖空日元。因卖空日元而受损,似乎是外汇交易员最基本的从业教训。经验丰富的外汇交易员几乎是本能地怀疑看跌日元。由于美联储采取的政策与日本央行类似,现在似乎更没有理由看跌日元了。

不过,当前有三个发展趋势,预示着强势日元末日的来临。

首先,日本企业部门业绩每况愈下,很多知名企业可能将会破产。如果它们真的破产了,日本经济的收缩将会加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将会增加。

其次,财政状况达到了某些硬限制。最近的财政刺激计划规模为GDP的0.1%。简直小得可笑,根本不可能改变局面。如果政府能够推出规模大一些的方案,才可能达到一定的效果。事实上,政府减少象征性的财政刺激举措,表明不会推出更多的刺激计划了。经济刺激无法抵消强势日元造成的弊端。

最后,与中国的领土争端摧毁了日本解决问题的梦想。这个争端不可能很快解决。一旦中国消费者转向选择其他汽车制造商,再回头可能就会非常困难了。短期内,中国需求下跌将会加速日本的收缩。没有其他因素能够抵消这种影响。避免灾难的惟一工具就是日元贬值。

似乎强势日元的末日就快到了。

(来源于财新-新世纪)

推荐 9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谢国忠 谢国忠

独立经济学家。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学位,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谢国忠曾任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及亚太区首席经济分析师。此前,他在世界银行任经济分析员,负责处理世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现任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财新≪新世纪≫特约经济学家。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