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谢国忠 > 第三次IT浪潮将使白领收入成倍不均

13
2010

第三次IT浪潮将使白领收入成倍不均

IT革命已经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云计算、光缆和移动设备正在形成一个比过去更加强大、更加触手可及的网络。零成本的信息通讯有望实现。一些分析家认为,继上世纪80年代出现IBM电脑主机,以及90年代出现个人电脑之后,第三次IT革命浪潮正在到来。这次革命将对经济活动的组织形态产生深远影响,特别是它将消除众多中介机构。白领中介服务是现代发达经济的核心,因此,如火如荼的IT革命将成摧枯拉朽之势,重塑经济结构。蛋糕可能最后会变得更大,但其过程将相当痛苦。 重塑全球经济

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主体是以蓝领工作为主的制造业。他们有机会依靠新技术发展他们的服务业。因此,他们将得益于生产率的提高,而不必经历打破现有结构的痛苦。生产率提高,产品价格下降,发展中经济体可以尽早从蓝领工作为主的制造型经济,转型为白领工作为主的服务型经济。IT革命创造了OEM(初始设备制造商,俗称代工)加工模式,推动发展中经济体贸易增长,并使他们获益良多。下一阶段,IT革命将降低发展中经济体发展内需的成本,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益处。

全球化、IT和老龄化是塑造全球经济的三支重要力量。全球化和IT将蛋糕做大,根据种族、产业和国家,加以不同的分配。老龄化却将蛋糕做小。由于存在这些结构性因素,决策者应对经济疲软时,错误地实施刺激经济的政策,导致了泡沫接踵而至。精明的投资者由于了解结构性力量和政策失误之间的互动所产生的市场影响,往往从中受益。

在所有的技术中,IT始终是影响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力量。绿色能源依靠政府补贴得以为继,无论怎样发展也只是一方小市场。生物技术由于需要长期孕育,才能孵化为成熟产品,因此发展受限。然而,IT革命却以光速发展。许多专家认为,云计算技术的崛起,标志着IT发展进入了新的革命性阶段。我同意这种观点,因为我看到云计算技术正在改变实体经济:消除某些角色、创造新的角色,在不同国别和拥有不同技能的人群间对收入实施再分配。其影响将严重限制和改变宏观刺激政策所产生的影响。而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提倡实施宏观刺激政策,以此解决目前经济二次探底的问题。

通过促进生产全球化,IT已经重塑了全球经济。失去IT,很难想象跨国公司能够将零件加工外包至多国生产,再运到一个国家组装,进而在别国销售。这就是为什么贸易发展的速度是全球经济发展速度的两倍的原因。发展中国家从这种发展趋势中获得了巨大的受益,雇佣剩余劳动力从事出口生产。到目前为止,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

制造业服务在一定程度上也出现全球化。例如,物流运输工作可在距离销售目的地很远的地方展开。

到目前为止,IT促进了外包业的发展,即工作流动性加大,而且可以在成本较低的国家完成。下一次IT革命浪潮可能会彻底消除许多工作岗位,改变现有工作的本质,并且创造全新的工作岗位。第三次IT革命的创造力和破坏力都将超过前两次革命。

现代化的发达经济体主要是以服务型经济活动为主。商店店员、餐厅服务员和公交车或出租车司机是服务型经济的主体。然而,他们并不产生附加值。行政管理人员、银行家、律师、会计,还有那些在高层写字楼里工作的职员才是提供高附加值服务的人群,他们的工资也很高。这些人的工作是处理信息——获得信息、加工信息、将转化为另一种格式的信息再传递给另一个人。信息从一个人传递到另一个人,直到有人可以根据信息展开活动。

金融等中介组织面临生死抉择

如果一家大型组织基本上由白领专业人士组成,这个组织的效率一定非常低。我们经常用“28定律”——就是20%的人做80%的工作——解释低效的原因。低效的产生是因为价格机制在处理信息的阶段失去作用,也就是没有终端产品需要定价。公司里总有一些员工比别的员工效率高。他们更可能获得升职,或者加薪。但情况并不总是如此。有时候,价格机制让位于公司政治。上级不总是喜欢工作效率最高的员工。因为这些员工可能会威胁到上级自己的饭碗。这些复杂的情况降低了让员工好好表现的激励。

那为什么大型服务型组织还能够存在呢?主要是因为服务产品的定价需要时间。服务型产品可能需要数年才能检验出其质量好坏。大型组织能够靠声誉效应让购买者放心。如果原来的顾客满意,可以激励该组织保护自己的声誉。因此,新客户应当也有信心购买该组织的产品。

IT的发展可以从两个方面消除白领低效的情况。首先,可以衡量产出。例如,医生看完病后,可以花很低的成本追踪病人的情况。病人和医院都能够了解关于每个医生的效率和诊治效果的数据。对于其他专业人士,例如,会计、律师、厨师和银行家,都可以通过同样的方法衡量其效率。

高效的产出衡量分析会导致:(1)白领专业人士薪酬的价格差异进一步扩大;(2)控制这些人员的管理者数量进一步降低。也许“28定律”现象仍会发生。但是,20%的生产效率较高的员工将获得80%的报酬总额。而他们的老板-管理者会少得多。这样一来,“28定律”现象就不会导致效率低下。

富有的发达经济体的核心是中产阶级,对收入分配的影响可能会危及发达经济体的模式。可能是由于效率低下,服务型经济的收入分配均匀,即每个人的薪酬都差不多。如果可以精确衡量产出,收入分配会成倍地不均。蛋糕可以变大,却会有许多人分到很小的一块。

其次,通信成本的下降可以剔除供应链中的多个层级。互联网应运而生之后,一些中介机构开始提供网上服务。新型的在线中介,尤其是效率更高的中介机构开始崭露头角。接下来,恐怕连网络中介都要消失。通信成本越来越低,小型服务供应商可以零成本为世界上每个人服务。而且,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零成本联系每个小型服务供应商。

金融服务供应商从定义上说就是中介。为什么储户将他们的钱交给这些人来管理呢?不是因为他们表现优异。90%以上的机构投资者的表现比市场指数差。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他们降低了获取、处理和传递信息的成本。这种解释现在看来更靠不住。任何人都能够像基金经济那样,几乎不费成本地获取各种信息。恐怕金融服务业可能会发生结构退化。

金融服务行业正在失去对用户及实体经济的附加值。它越来越依赖于系统博弈,并从客户的无知中谋利。这使得该行业和金融市场更加动荡,更容易诱发泡沫。

两极趋同

云计算、光纤和移动用户设备的出现,使得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成本接近于零。它破坏了中介赖以生存的基础——规模经济。我们正在目睹这一对定型的白领经济体产生冲击的前浪。这是熊彼特的创造性破坏论的极速版。

这支力量将延长就业危机。生产全球化是西方蓝领就业危机的最重要驱动力。泡沫经济通过派生泡沫工作岗位,掩盖西方蓝领就业危机所产生的就业影响。金融危机暴露了就业危机,而就业危机十年前就应该已经出现。正在进行的IT革命对白领劳动力产生了极强的破坏力,使得发达经济体很难在可预见的将来减少失业。IT革命破坏稳定的力量可能与上世纪矿物燃料革命类似。今后十年,西方可能会进入不稳定期。

发展中世界从个人电脑-互联网革命中获益良多。它在制造业建立了OEM加工模式,使贸易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引擎。IT革命的第三次浪潮将加速发展中世界驱动内需。通过减少中介成本,发展中世界将更快进入以国内服务需求为主导的发展期。因为发展中国家尚未建立中介服务产业,因此,他们能通过降低服务和货物在国内的价格,将新技术成果最大化,从而改善内需,使之成为增长引擎。西方就业危机阻碍了内需的增长,因此,发展中世界亟需发展他们的内需。第三次IT革命浪潮来得太是时候了。

全球经济现在一分为二,分为疲弱的发达世界和蒸蒸日上的发展中世界。二者由于流动性从前者转移到后者而出现明显差别。如果目前的流动性泡沫破灭,发展中世界的经济发展可能会放缓。然而,发展中世界的成本优势比发达世界强,因而将持续保持强劲增长。IT革命的第三次浪潮将放大它在经济发展中的优异表现。如果世界持续和平,两个世界必将在本世纪趋同。

推荐 2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谢国忠 谢国忠

独立经济学家。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学位,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谢国忠曾任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及亚太区首席经济分析师。此前,他在世界银行任经济分析员,负责处理世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现任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财新≪新世纪≫特约经济学家。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